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系统请排队 第53章:劫财还是劫色?(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2:09

系统请排队 第53章:劫财还是劫色?(求推荐票!)

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答案是,没什么区别!

但有些人就是想当咸鱼啊!

咸鱼多快活,多自由,多无忧无虑,当咸鱼咋了?

咸鱼玩英雄联盟打不到最强王者就不配说自己热爱撸啊撸吗?我能用盖伦打一万把匹配,享受蹲草丛阴小学生的乐趣,你行吗?我爱的深沉啊我!

咸鱼没有梦想,只爱眼前的苟且,不追求诗和远方,不追逐梦和理想,只想当一个平凡的小人物,难道就应该被鄙视吗?

我能整天宅在家里,不撕逼,不装逼,也不操……你行吗?

我至少不像某些王八蛋离离原上草,草完我就跑啊!

我是咸鱼我自豪,我是沈咸鱼,我为咸鱼代言!

沈枫洋洋洒洒写了数百字,阐述了对于“理想和热爱”的看法,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嘴炮,而是灵魂的呐喊!

段小白看呆了,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他见过很多追逐梦想却中途放弃的年轻人用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粉饰自己的意志不坚,却没见过这么干脆地否定理想的必要性,将天上的理想踩到泥里,还要跳上去碾两脚的,偏偏你还觉得有那么点道理。

这是诡辩,但站住了论点,那它就是一种道理。

至少“不是谁厉害谁就更热爱,也不是谁有理想谁就活得精彩”这个立论,他是没有办法反驳的。

段小白陷入了沉思。

齐老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又或许是他年纪更大,阅历更深,总之在他听来,蒙面少女的说法压根就是不讲道理!

你说掌声过后空虚寂寞冷,那你在台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环装逼的时候,爽还是不爽?

你说你不爱荣誉,不想攀比,不在乎万人敬仰的舞台,你让苟不助姬太晓他们怎么活?人家爱荣誉拿不到,想攀比比不过,好不容易站上三万人的大舞台,结果成了背景布!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没有理想,只想当平凡的小人物,只想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咸鱼,你好好照照镜子,你是咸鱼吗?

你呀的刚刚才把一群天之骄子虐得怀疑人生,刚刚才把三万观众震得目瞪口呆,刚刚才锻造出老夫一辈子也就造出过一次的灵器,有你这么牛逼的咸鱼吗?

姑娘,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齐老头很想出声吐槽,因为一个惊世天才站在咸鱼的立场上为咸鱼呐喊,怎么看都觉得是在无形装逼,让人不吐不快。

但齐老头最终忍住了,啥也没说,无他,看热闹不嫌事大!

沈枫倒是忘了自己有系统爸爸,还是10086个排队上他的干爹,早就咸鱼翻身,开启装逼之路了。

他站在咸鱼的立场上发声,主要还是一时间没适应翻身的日子,说到底咸鱼翻了身,骨子里还是咸鱼,得花时间慢慢适应。

“立场不同,想法不同,辩论也无济于事,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沈枫写道:“至少,您没有办法说服我,我也没有兴趣说服您,这件事就此作罢吧,您很好,会是一个好老师,但我还是不得不拒绝您,不是您的问题,而是我胸无大志,甘愿无为。”

沈枫累了,手累了,妈蛋,本来就手酸,还写这么多字,能不累吗!

还是赶紧溜吧!

沈枫如此想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您不必再劝,我心意已决”,便转身准备离开。

已经确认任务指定物品是段小白的领带,并且段小白是大型偷窃任务的目标之一,现在只要离开段天堂,找个好时机使用“偷窃术”就完事了,沈枫只想赶紧溜掉,脱掉女装,回归男儿本色,免得夜长梦多。

“能不能留一下联系方式?”

段小白连忙起身,他知道劝是劝不了了,而且收个徒还要苦口婆心地劝,这么掉价的事他还做不来。

但出于对少女的欣赏和期待,他不希望对方埋没了自己的才华。

沈枫巴不得赶紧失踪,哪敢留联系方式,不过这时候推辞反而生事,他想了想留下了一串。

当然不是他的,而是某些贴在电线杆上造福广大男性的小广告,沈枫心想自己也许哪天就需要,于是顺便记了下来,现在抄给段小白,也许人家用得上呢?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私人,如果你回心转意了,或者遇到任何问题或麻烦,随时都可以找我。”

段小白将自己的名片递给沈枫,他这一句话,是一份分量极高的承诺,千金难求。

沈枫连忙接过名片,回心转意是不可能了,但遇到问题和麻烦,有人帮忙,那就太乐意了。

沈枫同齐老头和黛雨点头致意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段小白深深地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看向黛雨,低声道:“你又是……为何拒绝?”

MMP,被拒绝了还要听对方拒绝你的理由,被拒者怎么就这么惨!

黛雨言简意赅道:“没时间。”

“啊?”

段小白微微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一个太累了,一个没时间,这都是什么破理由!不行了,心脏快受不了了!

黛雨沉默了一会,转头看向齐老头,轻声道:“齐老师,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解释?”

段小白愕然,现在连发卡都要代发了?啊,心脏病的药在哪里!

齐老头点了点头,“好,这件事,你确实不好解释。”

黛雨点头,轻声道:“我能不能……先走一步?”

齐老头“嗯”了一声,说道:“嗯,你确实不好在场。”

黛雨朝段小白礼貌地点头致意后,也起身离开了。

段小白人都懵了,不好解释?不好在场?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莫非少女没时间的理由难以启齿?

“老齐,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齐老头沉吟了半响,才开口道:“那孩子确实没有时间……因为锻造对她来说……只是一门选修课……”

段小白一脸黑人问号,“What?选修课?”

齐老头轻叹一声,说道:“东方黛雨,锻造科第一名,武器饰品防具宝具四项全能,考试全部满分,但……这只是她十三门选修课里的其中一门。除此之外,炼药,绘画,烹饪,机修,络工程,金融,数学,音乐等十三门选修课,她都是学院第一。她每天花在锻造的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一节课的时间。今天请她过来,老夫可是预支了三个礼拜的课程时间啊!”

段小白傻了,专才限制了他的想象力,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全才?

全才也就算了,一天只花四十五分钟学锻造就能吊打那些焚膏继夜的天才,过分了吧!

齐老头说道:“这下明白了吧,收徒是不可能了,她压根就不需要拜师,无师也能自通。她不好解释,也不好在场,是因为太牛逼了,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

段小白差点一头拿豆腐撞死,他当年刚刚牛逼起来就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居然有人牛逼到不好意思让人知道,妈蛋,我服了还不行吗!

“咦?不对啊老齐,这事你早知道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段小白蓦然眼睛一瞪,“你坑我!?”

齐老头将头撇到一边,哼唧唧道:“怎么可能,老夫从不坑人!”

……

……

沈枫鬼鬼祟祟地在段天堂的阴暗地带摸索前进,生怕遇到员工围上来找他要签名,他现在只想赶紧远离此地,找个地方安心使用偷窃术,大型偷窃任务,一次偷七个人啊,想想就有点刺激。

沈枫绕了许久,终于绕到了段天堂的后门,正门人来人往,还是走后门靠谱一点。

虽然还是被后门的保安认了出来,但签个名就蒙混过关了。

沈枫顺利离开了段天堂,回首眺望这座钢铁丛林般的大型工厂,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舍的。

短期内,他不会忘记天堂赛馆里发生的一切,特别是最后那场皇城PK。

沈枫穿过公路,走在小巷深处,忽然莫名地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这样的羊肠小道,很容易被堵啊!

“你终于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不详预感刚刚乍现,下一秒就发生了,一个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小巷前方。

沈枫猛然回头,他的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堵住了他的退路。

两人一前一后,将他夹在小巷里!

“你逃不掉了。”

段淳冷笑不已,他等了这么久,埋伏了这么久,忍耐了这么久,终于把这小贱人等到了!

沈枫心中一慌,劫,劫,劫匪?

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

沈枫惊疑不定,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劫财?

不好意思,我身上没钱!

劫色?

呵呵,我掏出来比你们都大!

……

(PS:求推荐票,求打赏,求进书单!最近推荐票不怎么给力呀,是我写得不好吗,怎么大家都不爱投票呢。)

兖矿集团公司东滩煤矿医院
黔西南州中医院·骨科医院
成都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源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