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轻舞】水浒之梦(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6:00
摘要:老醉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切不禁大惊失色,猛然惊醒,此时他早已浑身大汗淋漓。老醉坐起身子稍稍安定了一下,定了定神,这才知道又做了一个惊天大梦,迷迷瞪瞪中,感觉天就要亮了…… 西江月词曰:
熟睡不知日月
醒时难晓西东
一壶老酒菊花中
醉了一秋诗涌
好梦从来难做
不如书剑恩仇
把来杯盏润干喉
笑骂明皇如狗
华夏大地,地广物薄,南北五千里,东西半万长,泱泱大国,一条长江把其分为南北,一道长城分成关内塞外。这大河两岸,长城内外,多少故事都被各位书家各尽其言,浩浩篇章,把个朗朗乾坤,浩瀚宇宙,日月江河,花鸟鱼虫,人间轶事疏漏无遗,独把塞外荒漠偏漏一隅,殊不知,江南虽人才俊秀,佳人呢哝,塞北却也另有一番滋味,彪悍铁骑,泼辣美女,顶天立地间,书写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人间大剧。
印象中书生意气者大都弱不禁风,除了摇头晃脑的酸腐,便是花街柳巷的招摇,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醉里挑灯看剑,横眉冷对者为数不多,但是事情总有个例外,还真有这么一位奇人,身长五尺,头大如斗,眼小如鼠,两鬓络腮胡子扎里扎撒,如茫茫森林;一张樱桃小口,常出奇言妙语,说出话来,嗡嗡作响,有如山风呼啸;此人腿长三尺,腰围三尺有余,腆着一个蛤蟆也似的肚子,踱步如鸭,蹒跚了蹒跚,活脱脱蟾蜍转世,陀螺成精。
就是这么个人物,佃着几亩薄田,却不事劳耕,整日里呼朋唤友,啸聚山林,号称户外驴行,人的长相虽然磕碜了点,然博览群书,语句幽默,兼之好善乐施,仗义执言,不畏权势,每日里酒气熏天,遂得了醉李白的绰号,人称老醉。
话说一个冬日的晌午,外面的气温零下三十多度,呵一口气都能冻成固体的流云,闲得无聊的老醉提了鸟笼子去了世纪公园,老醉鸟笼子里提的是什么鸟儿?这疯子不知在哪里掏腾的一只小鸭子,黄绒绒得煞是可爱,可怜小家伙不该出生在这个季节,被西北风这么一吹,浑身被定身了一般,不大功夫就变成了标本。
老醉逍遥地哼着曲子,依旧是老掉了牙的《我本是卧龙岗一个散淡的的人》: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
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料定了汉家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征南北剿保定乾坤。
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俺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
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
哈哈哈……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
正得意晃着大脑袋在雪地里潇洒,就听得后面的大街上警笛骤起:“呜——呜——”
“唉!这一定是哪儿又失火了?”老醉叹了一口气。
警笛破坏了心情,老醉也就无心遛弯,索性沿着大道沿着警笛的声音追了下去,来到一座“民主家园”小区,小区的一座楼下围满了看客,一辆警车正停在楼下,一群城管正在和业主讨论着什么,老醉心里充满了疑惑,正要上前探个究竟,突然三楼的窗户玻璃稀里哗啦碎成一片撒了下来,惊得看客连忙四下逃窜,紧接着一个黑影从窗户里飞了下来,嘴里喊着:“什么鸟人敢动洒家亲眷?”真是惊天动地地吼声,就这一声响亮,把个楼房震得摇摇晃晃,墙面上的贴砖又稀里哗啦震落,人群里突然爆发出另一个声音:“好质量!”
老醉一把抓住那个喊好质量的人:“兄弟,莫非是提辖到了?”那人一回头看见老醉:“啊呀,大哥,洒家便是鲁达智深,兄长为何却在这里?”没等老醉回话,就见从楼上跳下来的那个大汉“呼--”从身边窜了过去,手里两把金灿灿明晃晃的扫帚疙瘩,边追边喊:“没收了俺板斧,看俺扫帚功。”老醉大喜:“提辖兄弟,过去的莫不是旋风?”
“怎的不是他,前几日我俩把赵员外糊弄上山后,他说他要回他娘的老舅家的小外甥姑爷的老姨夫家看看,我端的怕他闹事才赶了过来,这不正好赶上!”
“这可如何是好?他他娘的老舅家的小外甥姑爷的老姨夫家怎么住在这个地方?”
“怎么了兄长,这个地方有问题?”鲁达摸着光头疑惑地看着老醉。
“这倒不是,这个地方住个一年半载没什么大事,只是这里的楼房基建时高俅的外甥那厮从中作梗,相传把大量的银两花在了天上人间,所以,陆虞侯的小舅子承包的这个工程质量就打了折扣,这边的楼房喊一声都会掉渣咧!”
“怪不得李逵这黑厮要来这里闹事!”智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两个人唠着闲嗑,人群早已经散了,那几个城管撇下警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老醉拉着鲁智深的手问长问短好不亲热,把个智深感动得喜笑颜开,大冬天的大街上,扯开衣服,扛了禅杖跟在老醉后面去寻黑旋风李逵。
李逵跳下窗户一路追赶,终究是人生地不熟,加之他的长相实在凶恶,没人敢近前说话,没多大功夫就被几个城管甩掉了。李逵气哼哼地骂娘:“妈了个巴子,等老子抓到你们在说,娘希匹什么玩意儿!”李逵边骂边走,捡个路边有牌匾的门面就进去了,就在打开大门的一刹那间,一股刺鼻的香水味道扑面而来,一股热浪迅速冲出门缝窜了出来,李逵大惊:“妈了个巴子,这不是酒店!”李逵不认识字啊,门口的牌匾明明写着“香香泡脚”,可是他哪懂这个?猛一回身退了出来,不想和后面的来人撞了了满怀,李逵正待发作,对方一通惊喜先说话了:“旋风大哥?”“北京小妞?哈哈哈!”被称作北京小妞的人一阵惊喜:“大哥,你怎么有空光顾我的小店,赵员外还好吗?德民诗人可好?听说他们也上山了,你们找没找到一凡大叔,听说他到新疆找阿凡提要毛驴去了!”小妞一通追问,把个李逵弄得灰头土脸没了脾气:“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你还是亲自上山问问他们吧,对了素绣手胡幼宁也带了他的绣品上山了,做了第一百一十把交椅。”
李逵此时恨不得早点脱身,可是他天生鲁莽遇到这事就啥也不会了,北京小妞趁机道:“旋风大哥即来了,就到里面坐坐,我叫几个丫头给你香香脚?”李逵大囧,急得直摆手:“不行不行不行,这事还得德民兄和一凡使得,我是鲁莽之人,使不得!”
“哎呀,大哥,又不要你破费银两,你怕什么,哼!”小妞一撅嘴,装出不高兴的样子,李逵这回傻了眼边搓手边叨咕:“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正着急呢,身后被人一把抱住,李逵大怒,却怎地也挣脱不开,就这么闹了一回,等抱他的人松了手,他才看清来人:“啊呀,提辖,你这个花和尚,来得正好,小妞让你香香脚呢!”“哈哈哈,没想到黑大哥还会这个呐,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走,咱俩喝咱的酒去!”鲁提辖一边揶揄李逵一边拉起老醉的手就往外走,这下李逵可急了:“别介,带上洒家啊,我跟你们一起走,痛快喝醉个球先!”
三个人也不管北京小妞的乐意不乐意,撒开大步就去了“裕兴楼”。
“裕兴楼”紧邻着街心广场,三个人上楼找了临窗的地方做了,老醉吩咐酒保打酒上菜,鲁智深这才站起身对李逵道:“铁牛,过来拜见小李白老醉大哥。”李逵这才想起来,除了鲁智深还有一个人,忙站起身斜了小李白一眼,心想小李白?该是个书生,咋长得比我还凶恶难看?听江湖人说话真是没谱,早先听公明哥哥说起过这个人,好像唱个什么鸟卧龙岗散蛋的人,果然是个散蛋的鸟人,这么想着心里不悦,又碍于智深的面子不好发作,只好道了个万儿,作揖了事。
智深看出来李逵不悦,老醉却是不在乎,三个人相对坐了,待酒保打了酒上来,老醉先给李逵和鲁智深各倒了满满一大碗酒,吩咐酒保快点上菜,酒保答应着:“好嘞——客官稍等片刻!”飞也似地下楼去了。
不大工夫,溜肥肠、熘腰花、熘肝尖、熘筋杂,炸柳根、炸马哈、炸乳鸽、炸牛扒,外加一条老羊腿,和一盆海鲜蛤蜊汤摆满了满满一大桌,把个李逵乐得手舞足蹈,早忘了对老醉的成见,把两个扫把疙瘩望墙角一扔,挽起了袖口,端起眼前的酒碗,咕咚咕咚先灌了下去。老醉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脱口一句:“好酒量!”把个鲁智深气的眼珠子直翻,你这也太放肆了,想着忙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碗:“大哥,小弟先敬你一杯!”
“哈哈哈,国在山河破,家和万事兴,都是自家兄弟,莫要客套,来,一醉方休!”说着也端起酒碗一仰而尽,这回轮到李逵傻眼了,行啊,真英雄也!
三个人吆五喝六,咋咋呼呼地喝着酒,半酣时话也就多起来,智深讲梁山好汉多么英雄,李逵讲宋江哥哥义气,天上地下,云里雾里,胡吹海喝,一个多时辰过了,哥三个也都醉得如痴如狂,老醉向酒保讨来笔砚,把一首宋江诗稍稍改过,书写在洁白的墙壁上,诗云:
身在大荒心在汉,醉里乾坤卧龙潭。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李逵不认字,跟着鲁智深喊好,大家又闹了一回下楼去老醉住处歇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哥三个照旧吃肉喝酒,遂商量下一步去哪里?鲁智深说,宋江哥哥求贤若渴,先是把赵员外请上了山,素绣手胡幼宁又在赵员外蛊惑下做了第一百一十把交椅,大诗人丁德民虽暂时未上梁山,估计心里早已长了草,要不是惦记上大学的孩子文聘还没拿到手,恐怕也早入伙了,这第一百一十一号交椅可是大吉大利,按天津那位落草的兄弟说:“这交椅真棍儿,哏儿啊!”
关于上梁山,老醉有自己的打算,他感觉还不到时候,梁山把“聚义厅”改成“忠义堂”,性质变了,宋公明的想法很明显,反贪官不反皇帝,将来还是要被招安的,换个人当皇帝,根本的东西不会变,所以,反与不反没什么意义,何况现在的民意虽然不满,但终归还能活下去,至少在思想意识里还没达到那个层次,顺民做久了也没什么不好,猪羊怎么知道自己是为了被杀才被主人喂养的呢!
上梁山的事被这么被耽搁下来,李逵和花和尚整日无所事事就厮混在一起喝酒,渐渐地习惯了老醉的北大荒这片土地,天是蓝的,水是清的,飞鸟游鱼,鲜花树木无不让关内来的二位羡慕,难怪公明哥哥总念叨爱因斯坦那句名言,人类的智慧在改善着生活,可是也在破坏着生活环境,名言勾引着梁山好汉的求贤之梦,可是,到海外去请爱因斯坦,必须先请一凡到场不可,再有宣战助威,大事能成。
一场大烟炮把哥几个困在屋里又喝了几天酒,老醉那天喝多了,站在树林里唱歌,何以解忧兮,大阪烧矣,老骥伏枥兮,壮心不已……
结果夜里开始发高烧,说着胡话:“倒皇帝,争民权”,智深看着窗外的寒风急得直跺脚,李逵可没那耐性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老醉闯进风雪,智深只得提了禅杖在后面跟了出来。
到了医院,医生简单看了看说:“先生这病叫重感冒,怕是受了风寒所致,加之气郁血阻,才引发炎症,我们这里是个小去处,各位还是去上一级医院龙山诊疗为是。”李逵大怒:“娘希匹,一个破感冒还要去龙山?,妈了个巴子,尔等鸟人是干什么吃的?老子没医保,去了不得被黑死?”
“英雄息怒,不是我等不作为,实是龙山寨主有令,我等不敢造次!”医生瑟瑟着说道,“要是耽误了,我们真得付不起责任,咱这儿虽说是县团级,三四万人口,可上级有文件啊,阑尾手术都没权利做,生个娃不也得去龙山吗?小可实在是担待不起啊!”
智深思忖了一下,是啊,现如今基层活难干,也没必要难为他,就对李逵道:“旋风兄弟,他们有他们的难处,咱们还是不要难为他吧!”
“对了,你们还得先到社保办个转院手续,否则,医疗费不给报销。”医生好心地告慰了一句。
李逵无语,悻悻地出去雇了一辆马车,拉上老醉上了路。
一路无话,到了龙山。龙山医院果然气派了很多,先是做了大生化,又做了脑CT,后查了脚后跟,指甲盖,数了数头发有几根,这才办了住院手续。
经过这么一折腾,老醉也清醒了很多,不一会,护士过来给老醉扎针,老醉看着护士拿着针在手背上找血管的手法,忍不住问:“ ,你以前是裁缝吧?”
“啊,啊不是啊,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
“哦,不好意思啊,看您扎针的手法,我以为你在缝衣服呢!”
鲁智深和李逵大笑,小护士莫名其妙……
这时,走廊里大乱,杨宗宝后裔天马神杨角挥舞着两把菜刀,浑身是血,边砍边喊:“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老醉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切不禁大惊失色,猛然惊醒,此时他早已浑身大汗淋漓。老醉坐起身子稍稍安定了一下,定了定神,这才知道又做了一个惊天大梦,迷迷瞪瞪中,感觉天就要亮了……

共 455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梦真是千奇百怪,又让人匪夷所思。老醉的一场梦,却是梦话连篇、醉话连篇,不过呢,和知己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情景却让人羡慕着,不管世事如何,皆能抛开,醉言醉语,却也让人看到这样一种现象:乱拉裙带关系豆腐渣工程给人们造成的不良后果;“公费”消费挂羊头卖狗的“香香泡脚”;唯有醉了才能说实话说真话的“裕兴楼”;一种让人欲愤不能、病不起的“龙山医院”,在文章的末尾,又杀出了一位杨宗宝后裔天马神杨角挥舞着两把菜刀,浑身是血,边砍边喊:“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应该是“龙山医院”的一名受害者吧?梦,就是梦,什么人也会有,什么事情也会发生。作者在文中就用了这样四位人物,老醉、花和尚鲁智深、黑旋风李逵、天马神杨角,用诙谐而又讽刺的语言对社会不良现象尤其是腐败现象进行抨击。”让有正义感的作者大饱眼福。最后一段中,“老醉坐起身子稍稍安定了一下,定了定神,这才知道又做了一个惊天大梦,迷迷瞪瞪中,感觉天就要亮了…… 原来,黑夜是可以被正义点亮的!不管是梦话还是醉话吧,一个和谐纯净的世界的确是人人追求的,让我们一起祈愿:社会和谐、人民安康!感谢作者赐稿轻舞,期待您的更多精彩。【轻舞编辑:玉美人】
1 楼 文友: 2016-08-14 18:05:2 问候醉哥哥写作辛苦。玉儿编辑哥哥的文,诚惶诚恐,担心不解其意编辑不到位让您失望,更担心不能引导好读者的看点达不到理想效果, 啊呀呀 我也有点哥哥梦中的侠女模样啦!呵呵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8-14 18:1 :40 感谢玉美人编辑,虽然是南柯一梦,毕竟掺杂了日有所思,再次感谢江山,感谢美人。
2 楼 文友: 2016-08-15 09:06:11 醉言醉语,我歌我狂。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醉哥文采飞扬,老弟佩服。拜读欣赏了。期待醉哥更多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8-15 1 :59:20 难得糊涂,自在逍遥,甄士隐去,假亦真来真亦假,快活林。
 楼 文友: 2016-08-15 12:5 : 老醉大哥,我说你醉糊涂了吗?梁山第一百一十一把交椅你都不坐?你不坐倒是让给我啊!现在这社会,找份差不多的差事多不容易啊!唉! 时光静好,与卿语!似水流年,与卿同!繁华落尽,与卿老!
回复  楼 文友: 2016-08-15 14:00:04 下次做梦,争取梦封神,一定给你留个位置。安而康长效夜用纸尿裤
小儿积食是怎么回事
宝宝吸收不好长不胖怎么办
宝宝咽喉肿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