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能斗 正文 第766章 迟疑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8:50

能斗 正文 第766章 迟疑

该不会自己从此以后都得戴面具过活了吧…?蒙天神色无奈的看了看天上,刚才在场的所有人绝对已经通过这巨大水幕将殿魂的样貌看得一清二楚,以后自己不管到哪恐怕都要挂着个“能耀仆从”的名头了吧?他想想都觉得万分头大…

“呵呵,这下你可真是长脸了呢。”通过白冶光速解释明白了缘由后唐莲不合时宜的轻拍蒙天肩膀,不过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像嘲笑。

“闭嘴…”没好气的捂着额与眼,蒙天现在都懒得去看幸灾乐祸的她一眼。

“嗯,这事确实麻烦,到时逢熟人就要解释也是破费功夫,噗…”而苏飞还托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分析起来,只不过到最后还是憋出了笑声,因为这种大乌龙发生在蒙天身上确实让长年被欺压的他们觉得心情舒畅。

“没事的没事的!到时解释这种苦差就由我来负责解释好了!”白冶兴冲冲的举手接话,丝毫没有丁点眼力价判断现在的气氛。

“你们这些家伙…”本就不爽的蒙天被众人三言两语弄得有点想要爆炸,那锐利的目光一下子便射向最后发言的白冶…

“你丫想干什么!”原本就举着手的白冶见况目光一凝,学着方才麦宇盛迎接天谴的姿态便高声呐喊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

“哈秋!”坐在能协临时休整处的麦宇盛莫名打了个喷嚏,其实现在他身上也是有些不太自在。

虽说师父已经发话,那人乃是能灵实力自己断不可能匹敌,但终究胜得有些稀里糊涂的麦宇盛还是觉得自己的立场多少有点尴尬…

而且那到处关于殿魂的讨论中他还听到夹杂了一些另外的声音,大致说的便是他宇盛公子看来乃是个福星,只要与自己对决便会得到能耀的关注进而得到收编

,甚至这个说法在短短时间内便越传越歪,最后变成了宇盛公子本来就是能协派出来筛选人才的,抽到与其对垒的皆是早已被看好的对象,只需好好表现便可以搭上能耀这颗参天大树。

所以一时间很多听到传闻的能虎们都纷纷祈祷希望自己能够对上麦宇盛,这样的氛围令他真是白白又添几分尴尬…

那三人在师父那里怎样了…假装没有察觉到周围聚集目光的麦宇盛望向看席深处,不知师父都和他们说了些什么…

……

殿魂还是那呆呆模样,但王自与梵烛则是十分拘束以及恭敬的将双手握在身前。

严上四平八稳坐在低敛却沉贵的木雕沙发上,持着精致茶杯在鼻前缓缓品闻,而另一张沙发上那位则是坐不像坐躺不像躺如烂泥般瘫着,时不时摘下身边那捧葡萄中的一颗弹入口中,悠悠的来回打量三人。

旁边这人是…紧张到只敢用余光打量尹勇的两人并不知其来头,但觉得既然这流里流气青年能够与严上尊者独处一室,那么来头肯定是深到他们无法想象…

“啧…啊。”并未让三人等待多久,细细抿了口茶的严上放下杯子朝殿魂招手笑道“你这守殿小鬼,还不过来。”

嗯?如木像般一动未动的殿魂直到这时才有了进屋后首次的生动反应,乖乖走到严上面前开始反之打量对方起来。

“你认识我主?他现在身在何处?”在殿魂的认知中能耀与其他人并无太大区别,不过之前听此人说与主人有旧,所以开口便直接问了去向。

“那不懂礼貌的家伙谁知道在哪,指不定早就死了呢。”未等严上回答尹勇便接过了话语,翻翻白眼讲完的同时又开始继续食果。

对于尹勇的话严上也不置可否,只见他笑眯眯的细看了殿魂两眼然后示意其站到自己沙发边上,然后把目光投向了王自。

“你叫什么名字,故乡哪里。”有些像是例行公事的严上其实对于王自的兴趣并不算大,只是方才徒儿在战场上提及以及误以为这三人是友所以便顺手带了上来。

“回禀尊者,鄙人王自,来自大陆南端临江小城。”听到提问连忙鞠身回答的王自强忍着也止不住浑身的微微颤抖,要知道这可是传说中的传说能耀呐!如今活生生的在面前与自己言语,他怎么可能不万分激动?

“喔,临江城,我听说过。”先是与尹勇对视了一眼,严上抚了抚长须点头道“你的异能不错,日后便在总会任个闲职安心修能吧。”

“咚!!!”听到这话直接跪倒在地猛磕一头的王自已经激动到两眼涌泪,用不知该说是笑还是哭的语调喊道“谢尊者!!!”

自己来参加虎王会不就是为了出人头地么,先是幸运的通过了资格擂现在又在能耀尊者钦点之下进入了能协总会,已经快要不能自已的王自此刻只觉自己近日真是被上天眷顾了!

但王自弄出的声响令尹勇眉头下意识皱皱,心道这懂礼貌固然是好可凡人终究是凡人…

想到这里尹勇的目光不自觉飘向依旧恭敬却立得笔直的梵烛,正巧安排好了王自的严上也同样望去…

“三星龙通,不错不错,哈哈…”如果说之前的笑容是出自和慈心性,那么现在严上这笑则是发自真心的喜悦。

“没错,就算不懂礼貌日后也必有大用。”尹勇接在其后又补了一句,顺口道出口头禅的同时竟是破天荒的首次不计较一人是否有礼…

那深意只有两人自己知道的话语自然是弄得梵烛一头雾水,尤其是尹勇那句更是令他产生了一丝此人精神是否正常的质疑。

“小子,你可想拜通灵系能耀为师?”这次连名字都没有先问的严上显然对于梵烛的重视程度与王自不止差了一个级别,居然开口便抛出了这堪称对天底下能修来说皆是梦寐以求的最大诱惑!

然而故事的发展往往都是出乎预料,就在王自以为梵烛定会当场感恩戴德的时候,他脸上竟是露出了迟疑之色…

……

……

齐齐哈尔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永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永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